板栅压铸机
 模具设计与开发
 加工能力
注塑成型

  联系人:李经理 13605339724
  电话:0533-2098109
  传真:0533-2093115
  网址:www.zbmingke.com
  邮箱:zbmingke@126.com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
  邮编:255000
  QQ:1454386574
 
  被误读的铅酸蓄电池  
 

   

当锂电池因为电动汽车的潮流越来越变得风生水起的时候,它的“长辈”铅酸蓄电池却因为污染等原因遭到口诛笔伐。已有150年历史的铅酸蓄电池当真已经步入暮年了吗?真相或许与你所知的并不相同。

当东风汽车的相关高层走进戴经明的办公室时,已经和东风汽车打了多年交道的他却感到异常惊讶!

担任湖北骆驼蓄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骆驼电池”)副总经理的戴经明和东风汽车的高层颇为相熟,而骆驼电池也是东风汽车长期的蓄电池供应商。然而戴经明的惊讶却别有缘由。东风汽车此次前来拜访骆驼电池,只有一个原因:在电动汽车的开发过程中,东风汽车因为锂电池的诸多问题而感到头痛不已,于是他们想在铅酸蓄电池企业和专家那里找到些许启示。

东风高管的意图如同一枚钢针直接刺向戴经明心中的隐痛之处。很多年来,戴经明这个既做铅酸蓄电池公司经营者,又做电池技术研发专家的从业者一直在奔走呼吁,他想用自己的经历和所见所闻告诉那些已经沉浸在锂离子电动汽车迷局之中而不能自拔的人们:铅酸蓄电池并不是人们现在所认知的那样。然而他的说法不仅应者寥寥,甚至有时还会被嘲笑。

雄霸半壁江山

也许你从来没有见过铅酸蓄电池的模样,但假如你离开了铅酸蓄电池的话,你的生活将变得难以想象。没有铅酸蓄电池,中国2亿辆机动车将瘫痪在马路上,因为所有的汽车都需要铅酸蓄电池帮助启动;没有铅酸蓄电池,你手中的所有通信设备将变成一堆电路板和破塑料,因为所有的通信基站都在使用铅酸蓄电池;没有铅酸蓄电池,中国的大多数工厂将彻底停工,因为铅酸蓄电池在工厂里无处不在;没有铅酸蓄电池,航母和潜艇都可能要搁浅,因为军工领域的多数动力电池都是铅酸蓄电池……

尽管150年前,铅酸蓄电池就已经诞生,在他成长的岁月里,镍镉电池、镍氢电池、燃料电池、锂离子电池等一系列“晚辈”层出不穷,但是直到现在,还没有那一个“晚辈”能够威胁到铅酸蓄电池的市场地位。在国民经济近80%的领域里,铅酸蓄电池显得宝刀不老。

一个令人惋惜的事实是:目前中国动力电池领域的声音几乎一边倒地偏向锂电池,不管是国家政策还是公司战略,甚至于一些高校已经将原来的铅酸蓄电池专业变成了锂电池专业。这种现实使戴经明颇为不满。在他看来,锂电潮流更类似于一种盲目地跟风,“不能因为年岁大就认为铅酸蓄电池已经百无一用”。

在戴经明的心中,铅酸蓄电池是那个“虽老但能开二百担弓的廉颇”。在这一点上美国总统奥巴马似乎和他能够产生共鸣。奥巴马政府曾经制定了一个新能源发展规划,这个规划将投资24亿美元用于发展“下一代电池和电动车”生产的48个项目。奥巴马将其中的15亿美元毫不吝啬地划给了铅酸蓄电池。

据业内人士透露:尽管欧美是铅酸蓄电池的诞生和最初应用的地方,但是时至今日,美国依然是全球铅酸蓄电池使用量最高的国家,而中国则是铅酸蓄电池既大规模生产又大规模消费的国家之一。“铅酸蓄电池在中国的发展没有得到政府投入的一分钱,假如政府能将支持锂电池的十分之一的资金用于支持铅酸蓄电池,那么中国的铅酸蓄电池行业将会是另外一番景象”戴经明如是说。尽管没有得到政府的资金支持,但是中国的铅酸蓄电池行业不仅野蛮生长而且春意盎然。

每一辆机动车上都必须配备一台铅酸蓄电池,而中国特有的电动自行车行业更是为铅酸蓄电池锦上添花。中国每年生产2000万辆电动自行车,目前保有量已经达到了1亿辆。这是一个令其他电池既羡慕又望尘莫及的数字,因为这样的销量可能只属于铅酸蓄电池。

“一切要用市场说话”。戴经明说到这里的时候,底气十足。目前的铅酸蓄电池既稳定又便宜,拥有着超高的性价比话语权。其他想要夺取铅酸蓄电池王者地位的电池们则“非幼即贵”——燃料电池价格高昂,大连一家研究所曾经做出一台燃料电动自行车的样车,并以35万美元的高价被国外某企业购走,据国外机构统计,近20年来,世界各国现在燃料电池领域已经累计投资近80亿美元,但是收效甚微。而锂电池则可能依然处于幼年阶段。美国加州从1991年便开始研究如何成功在电动汽车上应用锂电,不幸的是这个项目至今没有实质性突破。

或许我们应该用市场来衡量科技的价值,而不是用实验室里得到的一系列数据。实际上任何一种新技术最终走向大规模的市场化至少需要10年的时间,个人电脑如此,数码相机亦如此。而在这个新技术走下价格神坛的时间差里,也许我们需要一种技术相对不先进的产品弥补空缺。CD机如此,当年流行的BB机亦如此。

即便是铅酸蓄电池只是会扮演这个转型期的弥补角色,但是并不能因此否认它已经进步的技术。戴经明经常遇到很多员工向自己抱怨:我们可能是入错行了,人们都说铅酸蓄电池是一个夕阳产业。戴经明经常会严厉地驳斥这种观点。他说:恰恰相反,你们是赶上好时候了。铅酸蓄电池50年内都不会落后。

其实戴经明的话并不是空穴来风。

如今的铅酸蓄电池通过阀控技术和隔膜技术已经解决了原来的渗漏问题并实现了永久免维护,而现在被诸多企业看好的卷绕式铅酸蓄电池里几乎是没有液体的。戴经明曾经参观一个国外同行制造的卷绕式铅酸蓄电池,只有拇指粗的体积却能够放出比同等规格的任何电池都要高的电能,使用6个这样的小电池就可以启动一台汽车。这是不是可以打破你心目中铅酸蓄电池既笨重有体积大的旧印象呢!

过去的几年里,戴经明一直在关注这家企业生产卷绕电池的技术,但是苦于投师无门,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这家企业竟然将卷绕电池的生产录像公开放在官网上任人下载,在激动的同时,他意识到:这家企业肯定又推出了更新的产品。

果不其然,时隔数月,一种叫做超级电池的铅酸蓄电池浮出水面,并成为奥巴马重点支持的对象之一。戴经明估计这种超级电池在成倍提高放电量的同时还能将电池寿命延长4倍。现在中国的骆驼电池和其他几家蓄电池企业已经开始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工作。

实际上,在为铅酸蓄电池“正名”的道路上,戴经明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中国工程院杨裕生院士曾经建议相关政府部门重视铅酸蓄电池的应用,但是得到答案是:“我们不能这样做,因为会被人骂的。”他们的理由不仅仅是铅酸蓄电池太老的传统认识,还有一个铅酸蓄电池行业无法回避的旧债——污染问题。

污染之名

年仅4岁的小张敏痛苦地躺在病床上,因为一阵接着一阵的肠绞痛,他蜷起来的身体显得更加瘦小。他明显的变黑了,原本灵动的眼睛时常显得呆滞……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不痛的时候依然调皮找妈妈要零食吃,但是她的母亲却为他的未来一筹莫展,时常偷偷抹泪……小张敏是一个血铅中毒儿童。而这样的孩子近几年在中国各地层出不穷。

人们将这种极不负社会责任的行为归结到铅酸蓄电池身上。因为铅酸蓄电池行业每年消耗近50%的成品铅。“这很有可能是铅酸蓄电池行业所欠的旧债”。戴经明有点痛心疾首。

“传统的铅酸蓄电池进入门槛极低,因此在过去的那段岁月里,中国诞生了大大小小的铅酸蓄电池企业。由于当时没有行业的规范,大多数企业的生产过程颇为随意,对于废水的处理几乎没有做过考虑。”但是这种粗放式的生产目前已经得到了很大程度的遏制。全国各地都在着力关停规模小生产资质差的铅酸蓄电池企业。仅蓄电池企业最为集中的浙江长兴一地,企业数量已经由原来的近200家企业减少到150家。借助治污的力量,铅酸蓄电池行业正在进行资源整合,诸如天能、双登、环宇、骆驼等大规模企业的行业地位进一步得到巩固,而他们将是中国铅酸蓄电池行业走出污染阴影的形象代言者。

据戴经明介绍,这些带头企业对于污染的治理已经到了细致入微的程度。双登在自己的厂区里修建了一座大型的蓄水池,所有流经厂区的水都要在这里集中,然后排放,将铅粉尘的溢出可能降到最低。而骆驼每天都要为员工更换新的工服,避免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铅粉尘带入社会。

但是让戴经明和他的同行们颇为委屈却又异常头痛的是,生产企业可以做到最大限度地控制污染,并能回收95%的废铅。但是他们却无法掌控那些小作坊式的的铅回收企业。

戴经明曾经见过这样的情景:在一块空地上,几个工人用斧子将铅酸蓄电池劈开,随意丢弃其中的硫酸,而后将铅锭扔进熔炉,大火焚烧,黑灰弥漫,污染物质随风飘散……

一个产业链条上的污染不应只让其中的一个环节买单。戴经明特别期望国家能出台相关的措施杜绝小回收企业的存在。当前中国领军的各大蓄电池企业都建立了自己的回收厂,一方面能控制污染,另一方面能够完善自己的产业链条。

戴经明经常憧憬着一个完美的状态,那就是中国铅酸蓄电池行业产业链条上的任何一家企业都能够严格执行相应的国家标准,假如这一点能够实现的话,铅酸蓄电池就能摆脱污染的恶名发挥出更大的效用。实际上,美国对于铅酸蓄电池企业的管理也许能为中国提供一个样本。在美国,铅污染最为严重的是航空业。据说,美国的环保部门已经计划将铅酸蓄电池制造剔除出铅污染的行业队伍。

戴经明和他的同行们正在努力偿还过去中国铅酸蓄电池产业链上产生的环境负债,但是戴着这顶人见人厌的污染帽子。即便是铅酸蓄电池在目前热火的电动车领域的优势也被人们选择视而不见了!

电动汽车的中国困局

桂长青是戴经明的朋友也是他的战友。这个年近8旬,从事了一辈子铅酸蓄电池工作,并为此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老人同样因为业内对铅酸蓄电池的误解而愤愤不平。

桂长青曾经去参加一个某部委组织的专家会议,议题是讨论锂电池和铅酸电池的优劣。当时有一位专家这样说道:铅酸电池“充五放一”效率极低。这个论断和桂长青了解的事实大相径庭。(桂长青做的铅酸电池可以实现充多少放多少的功效)当他询问这位专家数据是怎样得到的时候。桂长青得到的答案竟然是:“我从网上搜来的”,桂长青当即感到无语。

尽管想要在未来的电动汽车领域大淘其金的中国汽车企业从来没有把铅酸蓄电池放在眼里,但是当东风汽车找上门的那一刻,戴经明心中的高兴无以言表。“我仿佛有一种找到知音的感觉。”戴经明如是说。

实际上,诸多尝试锂电池纯电动汽车的企业都或多或少地遇到了窘境。戴经明曾经在一个车展上看到一汽展出的纯电动汽车,在被锂电池环绕的机舱内竟赫然屹立着一个铅酸蓄电池。厂商的解释是:使用纯锂电池的话,汽车将无法启动,必须要借助铅酸蓄电池来帮忙。

桂长青深谙其中的原因:锂电池的内阻很大,所以无法瞬时释放很大的能量,但是这一点正是铅酸蓄电池的强项。“当前的锂电池都是磷酸铁锂电池,这种材料的先天特点导致了这种问题,如果不能找到一种新的锂材料,问题还会层出不穷。”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前的锂电池技术实际上并不能实现我们对未来纯电动汽车的憧憬。很多时候一辆锂电池的展示车,后面要跟着很多辆载着技术人员的维修车,随时准备排除故障;在上海世博会上曾使用一批锂电池环保扫地车,因为试运行时问题不断,最后都换成了铅酸电池。

人们所梦想的电动汽车是要具有燃油汽车高续航能力和高速行驶能力的。但是目前锂电池和铅酸蓄电池都不能实现这个目的。美国有一家公司使用镍氧电池做出了一款可以续航350公里的电动汽车,但是价格之高昂令普通汽车消费者咂舌。

世界上没有一家汽车公司不把锂电池当做奋斗目标的,但是这是他们的终极目标,在锂电池的技术尚没有取得跨越式突破的时候,他们还有各种阶段目标。通用汽车就将镍氢电池列为电动汽车的中期目标,而将锂电池作为终极目标。由此观之,中国的汽车企业是否显得有些急躁,太想一蹴而就了呢?

实际上,消费者的购买力才是检验一切的试金石。据说在王传福得到巴菲特青睐而股价飙升的时候,曾经一次性采购了近300吨磷酸铁锂,然而这些原料至今仍在库房搁置,因为他的电动车只卖出了不到50辆。

也许存在这样一种可能:从燃油汽车过渡到纯锂电电动车的路程既漫长又艰辛。在这个过程中会不会由混合动力汽车和低速电动汽车暂时弥补这个市场空白?毕竟拥堵是当下全球城市面临的同一问题。据权威机构调查:美国城市的平均车速为40km/h,中国城市的平均车速为25km/h。

一种新的材料的出现到变成大众化的产品至少需要20年左右的时间,而节能减排的趋势却是越走越近。也许在锂电池上的失败尝试会促使中国企业修改自己的电动汽车路线图。也许这也会导致中国修正电动汽车的发展路径。在没有成熟的锂电池出现的时候,假如在城市内采用低速电动车,在远程采用混合动力车的话,铅酸蓄电池就将发挥出难以撼动的先天优势。

当前一辆锂离子纯电动汽车的锂电池组要价8万元,而使用铅酸蓄电池则只需要不到3000元。据山东一些企业的实践,这种搭载铅酸蓄电池的电动车完全可以满足城市行驶的需要。

尽管有汽车厂家找上门来咨询在纯电动汽车里使用铅酸蓄电池的相关事宜。但是戴经明仍然不敢憧憬这会给铅酸蓄电池行业带来什么?“即便是电动汽车最终不选择铅酸蓄电池作为中转阶段,目前已经长足进步的铅酸蓄电池技术也能在其他的领域继续发挥光热。”对于这一点戴经明非常自信。

 

 


电话:0533-2098109 传真:0533-2093115 E-mail:zbmingke@126.com

工厂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良乡工业园西区1号路9号


版权所有:淄博明科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备案号:鲁ICP备10207622号-2